白良

这个人超懒,打字都不一定打完。请不要关

【凹凸/安雷】嗷!养狼有补贴吗(什么

安雷(无差?

cp一方角色兽化的系统bug(又出bug,丹尼尔你们的系统行不行啊)

同居前提

具体设定点头像(应该没人会看的啦

ooc预警!

文笔很烂,文风多

第一次写,请多见谅

以上
———————————————————————————



雷狮是被压醒的,字面意思。
在他那柔软舒适的船头形大床上,被某个无形的力量嵌进柔软的床垫中。厚实的长毛像面具一样严严实实地糊在脸上,熟悉的味道充斥着整个鼻腔。
试问在十六度的空调房被热醒是什么感觉。
推开盖在自己脸上的一层厚毛,雷狮深吸一口凉快的新鲜空气,感叹着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然后抬脚就把身边的巨型毛球踹下了床。
可怜的毛团一路火花带闪电地滚下了床,发出一声巨响。伴随着吃痛的哀呜巨型毛球甩着刚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的脑袋缓缓起身,本来就很乱的被毛以受力点为中心炸开了花。
哇,一大早的要不要那么刺激。
雷狮趴在床沿的木板上看着对方向前推出巨大而修长的前爪,撑起后腿,从臀部到腰际形成一条完美的曲线,然后压平三角状的耳朵,张口亮出雪白的犬齿,卷起暗红色的薄薄舌尖打了个哈欠。
“早安,恶党。下次还请你下手轻一点。”
清澈的蓝绿色眼瞳映着窗口sajing清晨的阳光熠熠生辉,挺立的双耳以头顶翘起的呆毛为对称轴形成完美对称在杂乱的毛发中格外显眼。
“早。不会有下次了,今天开始你睡地板。”
雷狮懒懒起身,盘腿坐在床边醒脑。安迷修趁着他大脑放空倾身用鼻尖点了点他的脸颊留下一个湿漉漉的印记。等雷狮穿好衣服去到客厅,桌上摆着留给他的早饭——烤面包夹巧克力酱。最近安迷修没法亲自下厨,海盗团又过回了曾经简简单单混三餐的生活。
其实也没那么糟,安迷修虽然不能亲自操刀,但是在厨房手把手指导卡米尔大家还是能吃上营养均衡的一日三餐。
你说雷狮?
得了吧,让雷狮进厨房他们这个礼拜就只能吃泡面了。

卡米尔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翻看系统通知。佩利暴躁地甩着尾巴原地踱步,因为有人刚刚通知他说做为狗不能吃巧克力并以此为由征收了他的早餐。帕洛斯坐在窗框上晃着垂下的腿缓缓舔掉指尖残余的甜腻酱料。
“大哥,早。”
卡米尔最先向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雷狮问了早,另外两人也纷纷跟着打了招呼。
“今天早上系统来了通知,”卡米尔瞟了一眼扒在厨房水槽边喝水的巨型犬科动物,“在bug修复之前比赛暂停。击杀参赛者没有积分,但是杀怪还是照常记分。”
“大概多久?”
“还不确定。”
“这个烂系统,装的360吗?”雷狮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顺手把某狼按进了水槽,“要丹尼尔在有何用,家里多了两条狗也没个补贴。”
淋了一脸水的安迷修抬头呛了几下微微皱眉,对对方一大早空腹喝冰啤酒的行为不予评价。
“我是狼,你生物谁教的。”
“有什么区别?都是犬——科不是吗?”
“哈哈哈哈哈那他——不对啊帕洛斯,为什么他可以吃今天的早餐啊?”佩利用他狗一样的智商发现了华点。
“因为——你要做一只乖狗狗啊,乖狗狗才能出去打架。”帕洛斯一本正经地撸了撸德牧的大脑袋安抚犬心顺便给他换了个发型。(德牧有发型吗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个鬼啦!
还好佩利武力值高,不然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话说他识数吗。(喂

安迷修伸爪抹了抹脸对雷狮开始了喋喋不休的行为规劝,对方安静地听了两秒然后把沾了巧克力酱的手抹在了他脸上,画了个完美的印第安土著妆。
“…………”
空气开始变得忽冷忽热,抬头确定空调没有停止运作后卡米尔关了终端,一脸冷漠地看着屋内鸡飞狗跳。
嗯,今天的海盗团一如既往的和平。
相比昨天令人难忘生活体验,今天简直可以算是美好的一天。
一日之计在于晨。如果早晨充满了“惊喜”,那么就不要期望接下来会有什么好事。
先是一早醒来佩利变狗,雷狮盯着毛色偏金黄的德国牧羊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佩利,你化形失败了?”
再是安迷修在早餐后出了门宛若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扔下三个料理黑洞和一个只会做甜点的卡米尔守着厨房大眼瞪小眼。
挂钟的指针已经划过了两点半。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四个人在不可描述的氛围下分掉了从卡米尔的冰箱里拿出来的蛋糕胚。据说那是安迷修答应要给卡米尔做的半成品,还没抹奶油,但是口感还不赖。
咽下最后一块蛋糕胚,雷狮安静了三秒半,扛起锤子领着另外三人起身夺门而出,去捉衣食父母去了。
四个人晃了一路,沿途搞搞事、打打架,权当饭后消化,就这么一直晃到了半夜明月正当空。
连衣食父母的呆毛都没见着一根。
雷狮调出终端开了通讯结果一连三次都是无法接通,帮忙接线的裁判球隔着电波信号都感觉到了带电的低气压。
空气静止了一会儿,雷狮收起雷神之锤带着一行人打道回府。按他的原话讲就是:看来傻逼骑士是死在外面了。走,咱们回去撸串去。
本来事情应该就快要这么不了了之了。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蜷在自家门口打盹儿的巨型毛球。
“帕洛斯,你看见空气中的电火花没有?”
“傻狗,现在应该闭嘴。”
动物敏锐的第六感接收到了周围散发出的危险信号,巨型毛球一个打挺现出了原形——肩高179的棕色白腹巨狼。
一紫一绿两双眼睛互相盯了一会雷狮抡起锤子两个人,哦不,一人一狼就这么毫无预兆又顺理成章地打了起来。
一橙一蓝两把荧光打call棒悬在巨狼身侧随着一招一式画出简洁又不失优美的绚丽剑影。
电光缠绕在他们身上,明暗交辉,映照出双方瑰丽的双眸。
另外三人早已见怪不怪,卡米尔淡定地绕过门前的忽冷忽热还带电的一阵尘土飞扬熟门熟路地从窗口翻进了屋。帕洛斯拉住跃跃欲试往尘土里冲的佩利跟着熟练的翻进了屋。

最后等两人进门的时候其他三人已经熄灯上床了,睡觉。
卡米尔贴心地给他们留了一盏灯,雷狮盯着四脚着地的棕狼看了两分半钟选择用饮水机的热水给自己泡了一板方便面也算是吃了个夜宵转身进了房间。
安迷修趴在客厅的地板上理顺了一身被电开花的长毛,自觉地没进跟上去。
雷狮熄了灯,关上了房门。安迷修在门口转了两圈,靠着门板躺了下来。
有段时间没睡地板,安迷修躺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自己睡没睡着,半梦半醒间能隐约感觉到夜色在渐渐褪去。
门后传来一阵细微的动静,背靠着的平面突然消失不见巨狼毫无防备的倒了个四脚朝天。天边的鱼肚白透过窗洒在身上。安迷修抬眸,措不及防落入一片紫罗兰的花海。
雷狮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呈现出瑰丽的紫色,令窗口的天空黯然失色。如同深夜的大洋正中,前一刻静怡的海水泛着波光,倒映着万片星空;下一秒风雨排山倒海而来,雷电交加,照亮水下危机四伏的暗流汹涌。
挣扎无意,唯有沉沦。

清脆的闹铃响了一阵后在一声巨响中戛然而止。打着哈欠起床的卡米尔思考着要不要换一个防火防爆防重击的新闹钟走出房间发现屋里一片寂静。
敲门没有回应,卡米尔轻轻打开大哥的房门往里望了一眼。
只见平时掐着点生物钟准到令人发指的骑士先生正窝在自家大哥的床上,尾巴挂在船边上,自然下垂偶尔微微摆动。自家大哥把脸埋在巨狼腹部柔软舒适的白毛中抱着对方睡得正香。
哦。
卡米尔小心关了门内心毫无波动。


闹腾了好一会,已经错过了午饭时间的几位招来裁判球叫了外卖草草吃了一顿。
在沙发上瘫了会儿,雷狮起身拍了拍手。
“走,饭后遛狗去。”

事实证明,帅哥配大狗真的很吸睛。
三人两犬出现在凹凸大厅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在bug期间不必担心会有生命危险,一众犬党毛绒控稍作试探后大胆地围了上来。
雷狮拉着卡米尔在一旁远观,帕洛斯负责拉住佩利没法脱身就这么跟着陷入已经失去理智的小姐姐们中。
“啊啊啊啊啊这个毛,这个毛手感好到飞起啊啊啊!!”
“尾、尾、尾巴!!!”

“安迷修大人我可以摸摸你的脑袋吗?”
“当然可以。”巨狼低下头方便对方伸手抚摸。
“我也要!”
“放着我来!!”
“耳朵,耳朵归我!”

“……”现在的小姐姐都这么猛的吗……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耳朵已经不在头上了。
相比之下个性较为暴躁的佩利周围只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参赛者。帕洛斯估计不会有什么大事就撇下从出门开始就始终卷着尾巴傻呵呵吐着舌头的德牧走到了另两人身边。
“原来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傻狗啊。”帕洛斯抱胸靠在柱子上看似无意地朝支着腿坐在一旁的雷狮看了一眼。
雷狮没有出声,平静地望着远处被众人包围的棕色巨狼。

“啊啊安迷修大人好乖啊,不愧是温顺的巨型犬。”
雷狮挑了挑眉等着巨狼的反应,安迷修却只是摆了摆尾巴。
“啊啊啊啊耳朵!你们摸到没有,左边耳朵是冷的,右边的那个却是热的诶!!”
安迷修能感觉到好几双手在自己尖尖的三角耳朵上任意揉捏。本着自己奉行的骑士道精神只是抖了抖耳朵试图逃出魔爪。

“安迷修!”雷狮喊了一声。
棕色的脑袋顶着一头乱毛出现在人群中央,蓝绿色的双眸转了过来。
雷狮勾了勾手指,看着安迷修礼貌地从人群中脱身朝自己走了过来。
“怎么了?”安迷修稍稍俯身与对方保持平视。
雷狮突然伸手捧住巨狼的脑袋,粗暴地往下一按一口朝对方右边竖立的耳朵咬了下去。
“嗷!你在干什么?”
安迷修痛到颤抖拼命忍住了抬头暴起的冲动怕磕到雷狮的下巴只能狠狠地甩动尾巴扬起一阵凉风。
“没什么。”雷狮松开他的耳朵,伸手抹掉伤口上渗出的血。
“只是有点饿了。”
“什么?你饿了你咬我?”
巨狼抖了抖右耳感觉到一阵麻木的痛。
“什么毛病?”
“走啦,回去吃饭。”雷狮从位子上跳了下来,走向来时的方向。
安迷修抬眼望了望还亮堂着的天空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卡米尔关了终端默默地跟了上去,帕洛斯意味不明地撇了他一眼叫上佩利也跟着走了。
“?”
安迷修看着渐渐走远的几人只得带着歉意像几位参赛者道了别跟了上去。
我做了什么了吗……

我到底做了什么…
“雷狮,放下那瓶白醋。”安迷修站在灶台边上无力的把头抵在墙上。
早知道就不该放他进厨房。
安迷修看着好不容易放下手中的白醋又试图把生鸡蛋放进微波炉的雷狮感觉心好累。
“卡米尔,接下来你一个人可以吧?我把你大哥拖出去。”
得到点头作回应,巨狼伸爪按掉微波炉咬住雷狮的衣摆把他拽出了厨房。

“你想接下来半个月都吃泡面啊。”
安迷修看着对方倒在沙发上一声不吭打开了电视,静静地坐在他腿边。
“雷狮?”
“……”
“雷狮。”
“……”
”雷狮!”安迷修一爪关掉了电视,“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雷狮倾身去拿桌上的遥控器。
巨狼突然立起前身把他按回靠垫上,蓝绿色的双眸直直望进他的眼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倔强认真。
双方一言不发,凝结的空气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不易察觉的暗流。
像是一场暗中的较量,双方互不相让。安迷修试着在对方紫色的眼睛里找到蛛丝马迹,而雷狮只是就这么看着他不露痕迹。
众所周知安迷修的眼睛是温和的蓝绿色,像是位于树林深处的静怡湖泊。但是雷狮知道在被清晨柔和的阳光穿透的平静透彻的湖水之下,铺着柔光飘摇舒展的藻荇用温暖的色彩掩盖了水下的深渊。
差点被脱下湖中的雷狮刚要开口,却被安迷修抢了先。
雷狮双手环胸等着对方的高见,结果巨狼只是低下头把左边的耳朵蹭到他面前。
“你要咬一口冷流左耳吗?”
“……”
安迷修你是傻子吗?

不得不说,专注尬聊从来没撩到妹的安迷修即使在交往同居了好一阵之后对待对方感情上的波动
还是会有些不知所措,大部分时间里看上去波澜不惊的样子却总是在一言一行中暴露自己新手上路的事实。

雷狮张嘴在微微摊平的狼耳尖端轻咬了一口然后一把他推开。
“快点去做饭,本大爷快饿扁了。”
安迷修看着他瘫回沙发里摸着遥控器重新开了电视,周围紧绷的感觉消失了。
于是巨狼低下头快速而温柔地舔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雷狮摸了摸湿漉漉的侧脸,看着安迷修转身快步走回厨房脚步平稳。
但是你的尾巴暴露了。
被舔过的地方有些升温,雷狮看着棕狼翘起的尾尖消失在门后深吸了一口气。
“安迷修!我要加菜!”
“不可能!”安迷修回他。
卡米尔差点就信了。
如果他没有在卡米尔耳边悄悄加了一句“给他煎个荷包蛋吧。”。
脚下的瓷砖似乎发出了不易察觉的碎裂声。
不行,这个人还欠我一个蛋糕。
卡米尔试图说服自己。

直到第二天早上再一次看到一人一狼相拥而眠。大哥抱着巨狼的腰整个人都陷在雪白的长毛之中,巨狼将狭长的下颚搁在他的黑发之上,卷起的尾巴盖在对方的肚子上。
双方的胸腔平缓起伏,看上去甚是和平安稳。

假的,都是假象。
又一次独自在厨房准备早餐的卡米尔听着门外充满元气的巨响后差点毁了前不久刚铺过的厨房地板。

评论(2)

热度(53)